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RSS|TAG关于信息|购买流程
当前位置:首页 > 市场分析 > 机械机电 > 其他机电 > 正文

Facebook推"年度回顾"功能:勾起用户伤痛记忆

Facebook推

【若离、赵众/钛媒编译】互联网公司指靠技术团队推陈出新来不断获得竞争优势,而新产品的功能设计大多基于对用户偏好和习惯的预设和既有认知,这往往容易导致新产品陷入重口难调的困境,正所谓吾之蜜糖,彼之砒霜。在类似Facebook这样的用户以十亿计的超级社交网络应用上,机器算法上的些微瑕疵也将给大量用户带来巨大的麻烦甚至伤害。

Facebook今年依例在年终推出“年度回顾”(Year In Review),系统根据预设算法自动选出人气比较高的照片和视频,组合起来让用户们回顾这一年的精彩瞬间。Year In Review团队的本意无非是为节日助兴进而提高用户活跃度,但事与愿违,此功能在近日引起了争议,许多Facebook用户在媒体和社交网络上反应了Year In Review给他们带来的不快和尴尬:

Facebook推

(该用户称其年度回顾让她很郁闷,勾起了她的男友不忠和死贵死贵的纽约之旅的回忆)

Facebook推

(这位用户悲催地在年度回顾中发现了已经过世的宠物狗狗的照片)

Facebook推

(该用户称他的年度回顾里边有过世父亲的骨灰盒图片!)

下文是slate杂志网络版上刊登的另一位受害者艾瑞克·迈尔的博文,该文章影响颇大,作者的经历已经成为近日的热点新闻话题,作者本人也已经接受了Facebook的Year in Review团队的及时道歉。原文经编译如下:

我本不想在平安夜还自寻烦恼,可痛苦偏偏找上了我。这都要拜Facebook公司的一些设计者和程序员所赐,他们也许是好心,却办了坏事。

我估计他们可能为自己参与设计开发的“年度回顾”感到骄傲。当然,他们有理由为此自豪,很多人利用这种功能分享了他们2014年的精彩瞬间。我在网上看到不少朋友发布各类这样的年度回顾照片。在它最显眼的位置,几乎无一例外都有这样一行系统默认设置的句子:多么精彩的一年!感谢成为其中的一分子。如此设计让我略感不安,这倒不是因为我羡慕朋友们今年过得开心。而是因为我今年的心境与他们截然不同,却一次又一次地看到同样的句子那么打眼地出现,实在感觉有点怪。

不过,要避免自己这样回顾过去一年还是很容易的,我也的确没这么回顾。毕竟,我知道这是我痛苦的一年。可就在圣诞节前日,我登陆了Facebook,在我个人页面的时间轴里冒出一个帖子、或者说是一幅广告,它劝我给自己做一次年度回顾,还展示了这种回顾的预览画面。预览显示的年度回顾像剪贴画似的,其他照片环绕着我已故女儿瑞贝卡的头像。今年,年仅六岁的瑞贝卡永远离开了我们,距离首次确诊患脑癌还不足十个月。

没错,我这一年最难忘的就是女儿的噩耗。它足矣代表我全年的回忆。女儿是我今年最大的损失。这样的年度回顾根本未征得我同意,它极为冒失地勾起我痛苦的回忆。

当然,我知道这纯属无心的冒犯。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毫无情感羁绊的计算机算法不经意地制造了一些精彩的集锦,它只是代码的产物,却能提醒他们一年里做出的那些优秀的成绩,展示他们在聚会上的得意自拍、游船上发现的鲸鱼喷水,或是度假屋外的码头一景。

但是,对像我这样亲人或是爱侣离世的人,或者被迫长期住院的患者,或是受到离婚、房屋被法院拍卖、失业等人生中任一危机伤害的人,可能都不愿他人目睹自己过去一年的悲惨经历。

于我而言,让瑞贝卡的样子在一群聚会达人的相片中出现,还标榜什么“多么精彩的一年”,这是多么刺眼、多么伤人的举动。如果现实生活中哪个人这么做,那可算是恶行,如果是计算机代码所为,那只能说令人遗憾。这是相当棘手的问题。因为一张照片之所以能收获众多观众点赞,既有可能是因为让人狂喜,也可能是因为让人震惊,或是令人痛心。其中种种情由,计算机程序又如何分辨?

归根结底,电脑算法没有思想,完全不会替人着想。它模仿人们特定的一些决策,一旦运行,它却不会产生任何新的想法。说一个人“毫无思想”常常是有些侮辱性的评价。然而,面对对用户、生活和个人,我们的确在使用许多毫无思想的机械程序。

就我这次“年度回顾”的体验来说,这种功能暴露了缺少人性化的一面。它并未实现保证我希望看到这些照片,就在Facebook的时间轴里推出这样的回顾预览。我猜测,Facebook仅仅向那些还未使用并自动生成“年度回顾”的用户展示该功能的广告,试图吸引更多用户使用该功能。所以,这则广告就不断在我的订阅内容里出现,轮番变换图片背景,但总把瑞贝卡的照片显示在中央位置,仿佛在庆祝她过世,直到我最后终于点击了下拉箭头,表示再也不想看到广告为止。问题在于,我了解怎样制止这种广告,可有多少人知道还有隐藏广告这种选项?事实上,知情者远没有大家想象的多。

这次我的经历凸显了让设计设身处地地为人着想的重要性。在推出“年度回顾”的广告时,Facebook并未充分考虑到我这种今年心情不好的用户是何体会。广告围绕着那些今年开心、乐观、生活境况好的用户设计,并未考虑其他用户的感受。诚然,Facebook的设计师恐怕无法预测用户希望看到怎样的年度回顾,但假如他们设身处地为用户着想,提前礼貌地询问用户也并非难事。这是种简单的解决方法。假如考虑到了用户可能有很不愉快的回忆,Facebook就可能拿出一套让这类用户满意的年度回顾模板。

我认为有两个简单的办法:其一,除非确定用户当真想看到过去一年的照片,否则不要在年度回顾的预览画面中插入一张照片;其二,改变在时间轴里推送预览画面的方式,先询问用户是否愿意尝试年度回顾预览,只需回答愿不愿意即可。如果用户的回应是不愿意,就问他们是愿意稍后再回答这个问题,还是希望永远不再碰到该问题。接下来,便尊重用户的选择,根据他们的意愿做出回应。

作为一名网页设计师和开发者,我决定在个人网站上发表博客,坦承此次经历和体会,希望我的同事们有机会读到这篇博客,也有一些他们自己的看法。谁知事与愿违,这次经历成为热门新闻,在新闻还未广为流传以前,Facebook“年度回顾”的产品经理给我发来电邮,说他和他领导的团队集体向我致歉,说会在未来的项目中全盘接纳我的观点。作为回应,我也为自己用他的头像在网上恶搞的行为向他道歉。我写相关博客的唯一目的是与同事分享一些观点,并非让他或者其他任何人不好过。

说白了,未能考虑极端的现实例子并非Facebook一家独有的问题。“年度回顾”并非个案。在互联网上随处可见,随时发生。互联网设计向来不擅长考虑影响最坏的情形。如果这次意外促使一位网络设计师决定,今后从事的所有项目都要准备应对极端情形,我的遭遇就值得一提。我希望,它带来的改变远不仅于此。

(本文综合slate.com作者Eric Meyer、pando.com作者Nathaniel Mott、theregister.co作者Kelly Fiveash等的文章及资讯,由若离、赵众编译编辑,独家首发钛媒体)


更多精彩:
源音塘音乐 https://www.yuanyintang.com/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