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RSS|TAG关于信息|购买流程
当前位置:首页 > 市场分析 > 机械机电 > 其他机电 > 正文

小说:叹飞升首发

就在我将要绝望之际,封季明却痛苦万分的大叫起来,把我从幻境里拉了回来。我睁开眼,有些不解的抬头望去。

  “飞针!”

  不知什么时候,这小家伙居然找到了这里!我欣慰地望着它,只见其正扑在对方脖颈处,狠狠地撕咬着。虽然早就知道这家伙行踪隐秘,可没想到就连封季明都发现不了。

  “畜生,去死吧!”

  封季明的脖子被咬的血肉模糊,双眼发红地怒吼一声,连一直紧握着的宝扇都不要了,摊掌就要去拍它。

  可古灵精怪的飞针哪会给他这么笨拙的招式击中,一溜烟便跳开了,想必令他的怒气更甚了几分,按着趟血的伤口,一脸恨不得将它捏碎的恐怖表情。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这小家伙救了一命,我缓过神,见有机可乘,立马与陆婕对视了一眼。

  这几年的相处,我与她早已心有灵犀。几乎同一时间,就抽出一张符箓,迅速发动。

  “哼哼,你真以为你那劣质符箓能有用吗!”

  而封季明见此冷哼一声,双手合十,背对着我,根本没把我的攻势放在眼里似的,放出一道电墙,以此抵挡陆婕的烈火。然而我的符箓果真不负所望,又一次失效了。

  “谁说我打算用符箓伤你的?”

  见景,我不禁冷笑起来,反问道。话语间三根银针稳稳的没入了他的肩头,只留下了三个细小的血孔。在我原本的打算里,要是符箓奏效自然最好,但若再次失效,紧随而至的还有冲其心脏的飞针术,只是这人警惕性实在太强,在明知道我的符箓失效的情况下,还能有所警觉,身躯一晃,避过了要害。

  但尽管如此,目的已经达成了。

  “哼!幸好我早有防备,否则还真差点死在这小小的飞针术手里!”封季明转过身,另一只手用劲一拍,将肩头的银针排出了体外,想去捡地上的羽扇,却惊愕地发现那只手臂怎么也动不了了。

  “好好好,让你这个炼气四层的小丫头搞成这副模样,倒是我小看你了,但你不要还以为,你真能赢了我不成?”他恐怕根本没想到自己会吃这么多苦头,可一连串的失利反而令他冷静了下来,用另一只手拾起扇子,痴痴地笑着。不知是不是看错了,只觉得他的目光都柔和了不少。

  可现在才发觉,却已经有些晚了。

  封季明还不知道,他的手臂根本不是因为被飞针术所伤才无法动弹的,先前刺向心脏只是个幌子罢了,真正用来取其性命的则是飞针上的六王散。此物是我从一本讲解毒术的医书中看到,唯一能配制出来的毒药,无色无味,他不是专精毒术之人,察觉不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中了此毒,过不了多久,他的四肢躯干就会通通坏死了。

  封季明拖着坏死的手臂,继续一瘸一拐的朝我走来。虽然没了先前的暴戾之气,但目光中仍透着邪魅,一种无论如何都要杀了面前之人的渴望之色。

  “来来来,我这就来取你性命。”

  “婕儿,我们分头走!”

  我哪会坐以待毙,对于他的实力我早已清楚,就算到了这般田地,想杀了我还是易如反掌的,最好的办法当然只有逃了,只要拖到他毒素扩散,就是我赢了。我顾不得腹中的剧痛,支起身子,驱起轻灵术就朝林中跑去,飞针也嗖的一下跳到了我的肩上,紧紧地抓着我的领口。

  封季明冷笑一声,毫不犹豫地追了上来,对陆婕却是直接置之不理了。

  要是在刚才,恐怕不出片刻我就会被追上了,但他现在身负重伤,还中了我的六王散,行动缓慢了不止大半,让我信心倍增。一时半会,竟丝毫拉不近距离。看着他狼狈的样子,我心里都有些替他不值,以他的能力,明明可以风光的活着,为什么要去伤害他人呢?

  夕阳西下,林中晦暗起来,一枝一桠像是魑魅魍魉的手,摇摆着迎来死亡的气息。也不知跑了多久,跑到了哪里,体内的法力早就耗尽了,我干脆步行起来。迎着徐徐清风,不觉间道路开阔起来。

  身前是一处悬崖,残阳夕照,映在我素白的道袍上,像是件血染的锦衣。

  “哈哈,你终究…跑不了的。”

  身后的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也换成了步行,一瘸一拐的,紧紧跟随着。见我停了下来,也站着不动,痴痴地笑着。

  只见他把羽扇丢到了一边,颤抖着从储物镯中取出了一只袋子,正是那师妹先前给他的那个。他目光深沉地望着那只袋子,但下一刻,却心一横,将袋子一抛,放火烧毁了。

  “我本不想杀你的。”

  我面无表情地说,但封季明仿若未闻,又或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吧。中了六王散,又不节制的持续运功,就算是他,也迎来了终点。

  只见封季明就这么,笔直地倒了下去。

  我远远的望着他的尸体,不想在这时中了对方的阴招,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见没什么异样,才敢捏着法决,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他半个身子还在林子的荫蔽中,半个身子沐浴着夕阳,由于毒素的侵蚀,整个人都有些萎缩起来。至死,脸上的厉色才消逝了大半,转而换成了一副忧虑的神情。但看到他手中之物后,一向胆大的我都不由得捏了把冷汗。

  赫然是之前威力惊人的金黄色电珠。

  没想到他真这么恨我,死也要拉我做垫背的,幸亏自己没有直接上前,而中了他濒死之际的一击。

  我缓了缓神,散了法决,第一次杀人后心里像是郁结着什么,迟迟不能散去,尽管他是曾要取我性命之人,但本心里,我也没想真杀了他。

  人之性命,来之不易,但没想到失去却是那么容易,即使像封季明这样的修士,这时也只像一只虫豸般挥之即去了。不往上一直突破的话,就算隐居山林,也迟早会死的吧。

  想到这里,我俯下身子,在他的尸体上翻找起来,不一会,找出一只漆黑的储物镯,连同那枚电珠一起,欣然地收入了囊中。

  其余东西对我倒没什么用了,那柄小扇作为其本命法器,他一死就彻底失去了灵性,没什么价值了。但这时我又注意到那堆燃尽了的灰烬里似乎还有着什么东西,便过去看了看。

  没想到这不起眼的袋子里,竟然有七八块夙凤玉!

  也不知道他最后还要动用法力销毁的是什么珍贵东西,但这些夙凤玉毫无疑问就是其用来进出谷内的依仗了。虽然这些玉佩内的灵力不是很多,但有这些数量,也足够来回几次了,而这些东西,显然不是那位师妹一个人所能拥有的。恐怕此事,并没有那么简单,大概是有些人在密谋着什么吧。

  尽管可能是对宗门不利的大事,但我十分清楚,此事光凭我和婕儿是根本无法插手的。我只能明哲保身,不再过问。

  将东西整理了一下收好后,我神色平静地抽出了一张符箓,打算再尝试一次,将尸体火化,好彻底结束这场离奇的争端。

  但往往事与愿违,即使是这种时候,那些符箓还是没能给我一分面子,和之前一样,剩下的符箓全部都在半空中化为灰烬,一张都没能管用。我摇摇头,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幸亏没打算将生死依仗在这些东西上,否则真是要死几个来回都数不清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辛苦自己,在林中挖个坑再把尸体埋了。这么做不仅是为了平抚自己的内心,更多的还是以防将来被人看到这么一个男人暴尸荒野,最后追查到我的头上,虽然不太明白,但那些师父们总有办法做到那些平常人无法想象的事情。

  天色已黑,我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想必今日已经不可能再回去了。作为一个女子,黑灯瞎火的要挖墓坑自然会有些害怕,因此我便决定先在悬崖边打坐休息,一切等到第二天在做行动。而婕儿此时应该平安无事的回到了住所才对,今天发生的事虽然惊险,但幸亏没真正造成什么损失,还得到了些意外的收获,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我安慰了自己几句,就捏着鼻子将那具血淋淋的尸体拖到了草丛里,等粗糙的清理完后,才找了一处干净些的地方盘坐下来。我可不想一睁开眼就看到这么渗人的东西。


更多精彩:
源音塘音乐 https://www.yuanyintang.com/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