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RSS|TAG关于信息|购买流程
当前位置:首页 > 市场分析 > 机械机电 > 其他机电 > 正文

90后毕业生闯江湖:蜗居16人民工房 不敢生病

 
      王志勇,1990年出生的临沂小伙,1.7米左右的个头,尽管说话声调沧桑感十足,但脸上还是一副大男孩的样子,对新鲜生活的渴望、对复杂社会的好奇心、对生活不服输的那股劲头。和许多刚刚走出校园的孩子一样,他对未来也充满了激情。除此之外,在王志勇的身上还有一股“90后”特有的潇洒,当然,在这份潇洒的背后,作为首批初登职场的“90后”大学生,他也有着属于自己这代人的无奈和苦涩。

  对话

  毕业了才有现实感

  记者:你对今年的生活状态满意吗?

  王志勇:对2011年前半年我不怎么满意,基本在混着。后半年,感觉还不错,我和女朋友正在努力。

  记者: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2011年,会是什么?

  王志勇:喜忧参半。

  记者:你对2011年的日子,有什么不吐不快的话吗?

  王志勇:工作了才知道,原来许多小县城工资比大城市高很多,毕业才知道原来现实生活中很多事都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记者:对于今年的生活,你有什么不安吗,最大的担忧是什么?

  王志勇:刚毕业没多久,自己在外面闯荡,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不知道要继续做什么,有时候会很迷茫什么样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最担心自己的努力得不到相应的回报。

  记者:对于明年,你有怎样的心愿?

  王志勇:我希望明年开始自己的事业,不管做什么,我都要先去做,不能一直想。

  5个月连“跳”两座城市

  3年前,王志勇走进青岛一所民办高校,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计算机专业。3年后,王志勇和所有毕业生一样,面临人生的一次重要抉择——继续读书或开始工作。在济南努力了几个月,王志勇专升本的考试没通过。今年5月,王志勇从网上发出几份简历,很快就收到了回音,第一份工作是网站制作和维护,可一段时间后王志勇打算到更大的城市闯闯,于是在7月收到一份上海公司的“邀请”后,他立马买了南下的火车票。在上海的第二份工作,他也只做了两个多月,还是那身行头,今年9月,王志勇又回到了青岛。

  王志勇现在本地一家网络公司上班,毕业短短5个月,在两座城市兜了一个来回,换了两个工作,对这样的经历,王志勇说,“对于‘70后’来说,工作稳定就好,对于‘80后’来说,工作能挣钱就好,对于我们‘90后’,发展前景和开心才最重要。”王志勇说,这份工作到底能做多久,他自己也不能保证,只要能找到更好的,他会马上走人。

  16个人蜗居“民工房”

  王志勇在单位附近租了一个套一的房子,租金每个月1000多元,几乎是工资的一半。记者在小区里东转西绕,接连爬了两层网点房,才找到王志勇的 “窝”,“不知道你们要来,没收拾。”房间里并没有多少东西,一个双人沙发,一张双人床,一个电脑桌和一个衣橱,所有家具都是房东提供。

  茶几上放着中午吃剩的馒头和一点剩菜,“有时候睡得晚饿了就啃上一口。”王志勇说,“这里还行,有地方住就不错。”几个月之前,他还和一堆“哥们儿”挤过民工房,那时他在上海的公司上班,当地房租太高,听同学说有个地方挺便宜,许多到上海打工的人都住那,王志勇也跟着去了。一个大空房加了几个隔断,就变成了好多个房间。王志勇和同学合租了一间,只有十几平方米,除了一张大床,再摆下一个橱子,剩下的空间连屁股都转不过来。上海的夏天又闷又热,住在“大房子”里的16个人得轮着洗澡,等到最后一人站在淋浴头下,往往已是半夜十二点了。

  带着网恋女友闯天下

  和王志勇住在一起的女孩是他上学时网上聊天认识的,“见网友”这种事情对“90后”的孩子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鲜事,王志勇也不例外,而且还从网友发展成了情侣。“很多同学都是在大学时交的男女朋友,我们大三认识的,已经算晚的了。”王志勇说。

  今年8月,女友决定离开东北“投奔”王志勇,女友不习惯上海的气候,王志勇就辞掉上海的工作,收拾好行李返回了青岛。重新投简历找工作,又租了房,两人顺理成章地同居在一起。“下了班她买菜,我做饭,挺有意思。”尽管结婚在两个21岁的大学毕业生眼里还有点遥远,两个人也经常各有各的活动,但王志勇认为“90后”就该这样生活,而且还是和喜欢的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对“漂”在外面的异乡人来说,总是一件高兴的事情。

  为了省钱“不能生病”

  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时常和女友看电影、下馆子,王志勇和他的许多“90后”同学们一样,挣着有限的工资追求着“小资”潇洒的生活。“上个月刚交了暖气费,今天又看了场电影,再过几个月还得把网费续上。”自从拿到毕业证后,王志勇工作了半年,银行卡里却没有多少存款,更没有给家里寄过一分钱,反而整天在为这个费用那个开销挠头。

  “没张口向家里要钱就不错了。”王志勇一边寻思一边念叨自己每月的收入和开支:“工资2000元,加上奖金,总共不超3000元,房租去掉将近一半。”每天早饭10元,晚饭20元,午饭可以把前晚剩下的热热对付一顿,再加上手机费、电费、水费等等必要开支,自己的工资奖金所剩无几。

  “公司离这5分钟就到,把车费给我省了。”王志勇自我解嘲道。“团购,只要是打算到外面吃饭,我们全是在网上找,能省好几十元呢!”因为每个月的收入到月底基本都见了底,王志勇就得想法省钱,甚至时常叮嘱自己“不能生病”。

  明年再换一个城市闯闯

  21岁,对王志勇这些独自“漂”在城市的农村孩子而言,必须自己品尝踏入社会后的各种滋味。

  1年前,王志勇还曾整夜泡在网吧里玩游戏,如今单位里有计算机,让他尽情地在网络里漂,王志勇却时常感觉“恶心”。“每天睁开眼到了单位就得面对电脑,一天七八个小时,如果再算上加班,看见电脑就想吐。”可为了能把肚子填饱,能在这个社会混下去,王志勇只能也必须坚持。

  毕业了,工作了,王志勇留在了城市,因为远离亲人和家乡,孤独和寂寞感经常无声息地袭来,有时还会偷偷流泪。

  踏入社会已5个月,王志勇没回过家,也没往家里寄过钱,上学时的各种梦想好像五颜六色的肥皂泡,正在一个一个地破掉,但采访中,王志勇不止一次提到“收入和存款还只是个数字而已”,他会努力把这个数字后面加上更多的零。

  “青岛的收入确实太低,消费水平又高,在我女友家那边,挣到这个钱也不难,而且花得不多。”王志勇说,以现在的收入,要想在青岛买房子比登天还难,他打算明年去东北,先到一些小城镇打拼几年。其实,父亲已给他打了好多个电话,说舅舅家的表哥打算开一家汽车美容店,想让王志勇回家帮忙,可王志勇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他想靠着自己的专业生活,他计划明年换座城市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回家是最后一条“退路”。


更多精彩:
刘永灼 http://www.baiguanw.cn/gj/20181102/194334.html
网友评论  已有8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