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RSS|TAG关于信息|购买流程
当前位置:首页 > 市场分析 > 机械机电 > 其他机电 > 正文

小说:吸血鬼魔法首发

第二回:转过来,命运就是要完成真正的使命

  前言:你爱的人永远都爱你,当艰难的选择出现在他们面前时。永远不会因为你的苦求而放弃最重要的。无限的磨难也许不会停止,永远有你意想不到的东西在出现,敌人才在真正的靠近。可能你走的每一步都是你的敌人所设计的,你永远不会知道,你是什么时候跳进了他的圈套。

  外婆转身走开,用急促的步伐走上了楼阁。说也奇怪,这偌大的房子里只有老太婆一个人住着。看似普通的房子,不知道有什么?各位错了,房子有大问题。看看楼上有什么吧。……

  她走出易风躺着的房间,笔直向楼梯走去。看看那楼梯:比起一般的楼梯这个楼梯比较陡,如果一般人去走肯定不习惯。而且,楼梯看上去就好像长不见底一般,其尽头黑漆漆一片,偶尔有个把瓦片破了个洞,有一小束阳关照了进来。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唯一的作用就是加深了这个地方的恐怖。走上楼梯,左边是一个放杂物的房间,右边则是一个比一般走廊宽两倍的走廊。外婆走向走廊,一切看似平淡,可是,当外婆走过第一步身后走廊就有左右两根蜡烛亮了起来,走路时产生的风带着带着的火焰飘向外婆。外婆走过走廊走进一个房间,寻找一般。不久就出了来,只不过手里多了一本年代久远的书和一块晶莹剔透的玉。

  转眼就到晚上了,墙上的日历显示的是十五号,也就是一般今天都会有月圆。外婆倚在门上,手里握着玉,抬着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偶尔着门前漆黑的路上走过无知的路人和无知的路人问道“易风外婆,起风了小心着凉。”“诶”

  一切就等月照当空啦。

  高速公路上,易风的母亲正飞快的开着车在赶往目的地的路上。他心中一直想象着易风可能遭遇的每一种可能,眼泪也从眼中流下来。

  车上的广播这在播出一条早上的新闻:据报道,北京故宫里出现一把看似普通但又难以说明的匕首。专家称,这匕首上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这种符号是目前国内没有出现过的刻在古物上的符号。但是,国内没有国外有……

  易风母亲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此时,不知是看到了什么,易风母亲那挂满泪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无法理解的疑问。她看着屏幕嘴里正尝试着读出什么东西,她好像在手机里看到什么。她嘴里读着一些似乎没人能听懂的东西,不是汉语,也不是某地方言。听着像是一种……于是母亲便拿出纸笔写下一些汉字,像是在翻译。

  广播一直在放新闻,可是母亲却没有注意到。

  “下面插播一条最新消息,经过研究专家表明:匕首上的图案不是符号,而是字母。专家们尝试字母发音却无法辨认这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绝不是英语,法语等现代常用语言。”

  易风的母亲似乎忘了自己在开车,她意识过来便立马想办法下了高速,把车停在路边,继续他的工作。

  她看着手机里那张匕首的照片,读着上面奇怪的文字。还在一边翻译,终于好了。但是对这种语言并不是非常熟悉的她还得对译文重新解析。他尝试把这些零散的词语组成一个完整的句子:

  灵魂别人的肉体敌人关键祭祀谎言咒语

  就这样农村里的外婆等到了万人熟睡的黑夜,法场·玉佩·魔法书·灵魂的盒子。这一切都是祭祀的必须品,一切准备就绪。外婆已将生死之间的门给打开了而法场上出现了一个大坑,奇怪的坑。看官们对这个坑一定都不陌生。一个平静的夜里似乎听到了一个凄惨的哭声。

  外婆心想:这界限已经打开,现在只等把这群魔鬼送过去了。于是便去拿那个装着灵魂的盒子。这时电话响了。

  “喂”

  “妈,是我”

  “怎么了?”

  “那只匕首上写着一些东西”

  “你拿到了?”外婆急切的问

  “没有,只不过上面的字我不太懂我念来你听听”

  易风母亲念着那段文字,突然外婆似乎被这些吓着了。“什么?”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句话可是尽吓得外婆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个即将完成的祭祀。

  她马上挂断电话,“啊”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外婆嘴里喊出来,外婆跑向墓地,似乎要结束这个祭祀。

  于是外婆立即熄灭了所有火把关上那扇通往地狱的门。这到底是为什么?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她立马回到房间将灵魂送回易风的身体。她的脸上似乎多了一些内疚。远处的路上,母亲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也不知道匕首救了儿子的命。而她的任务就是拿到那把匕首。

  “那么,匕首上写的到底是什么?

  可是一切真的会那么顺利吗?祭祀进行的顺利吗?”易风的母亲手握方向盘,似乎对前面的路一无所知。她继续着她的寻找。

  外婆看着这憔悴的外孙,心中一阵刺痛。

  易风的母亲不知道自己的电话已经救回了自己的儿子,她含着泪水继续前进。她并没有直接去北京,她强忍着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中途下了高速。易风母亲来到的一个叫“紫龙村”的地方,她知道只有得到另外一件东西才可能完成接下去的事,而她的最终任务就只是得到那把匕首,而得到匕首如果没有另一件物品也是徒劳。

  她来到这个地方首先得找到一人,听母亲说这个人与她往年的交情挺深。按照母亲给他的指示她一路来到这所谓的“紫龙村”,这是江苏省内的村子。可是她所站的这个地方周围到处都是村庄,就是没有这“紫龙村”。她打算联系母亲,可是又总是想到易风,一个即将失去的儿子,尽管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了他的命运。泪水又顺着眼角流下。她不敢再去面对家里,尽管她是那么强大,可是作为一个单生的女人有哪里来的勇气呢?她努力将自己从悲伤中拽出来,她继续观察着周围发现这里的村庄发展都比较向现代化靠近。就易风母亲来说她总能将一件事联系到另一件事上,既然这些村子的发展程度都是较先进的,那么村名会不会被改为与现代社会更为贴切的呢?她这么想着,于是她打算到各个村子问问,问问以前的故事。“紫龙村”她也认为这样的名字是该在几十年前就得改了。有些事她总能想的比别人通,所以就这样看来她的工作似乎不受情绪影响的那么深。但作为一个母亲,谁知道她是否只是为了安慰自己才勉强做出一副笑脸呢?

  她首先来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村子,进村后她才意识到这大半夜的还有谁给她指路……网吧!她欣喜的发现这平坦的村子也有网吧,这意味着还有人未入夜,但是,更加意味着这里的电脑也许可以查到村实册(记录本村的有关事情的册子)。

  这里虽说是网吧,但也比不得城里。各类硬件设施也都落后,这里的顾客并不多是青年人,而恰恰相反都只是些中年以上的客人,大多是男人,偶尔也有几个村里人的年轻媳妇因为安奈不了农村的寂寞也来这里解闷。网吧的角落里还有一块空似乎是用来装新设备的。

  她选择了一个偏僻的位置坐下,开始翻阅当地的历史资料。

  外婆处理这祭祀场上遗留下来的一切,而刚回到了易风体内的灵魂也安定下来,所以易风的灵魂会忘记离开身体后的任何事。易风还在昏迷当中。

  易风母亲得到了一手资料,就前往那个叫“福井村”也是以前的“紫龙村”。就这样看来他所需要的也就要拿到了。“福井村”这就在之前那个村子的不远处,又问了网吧老板几句,基本位置也大概知道了。

  “福井村”也和前面的村子差不多,只是时间已经是半夜,这为她的寻找添加了困难。这个村子里也与其他地方不同,这里的村委会到半夜还亮着灯。

  “请问。”她叩打着村委会的门

  过了十几秒,门内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来了,这半夜的什么事啊?”

  “你好,我是外面的人,半夜打搅真不好意思”

  说话间,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披着一件中山中山装开了门,易风母亲面带微笑的看着这位老人:“你好,实在不好意思,都这么晚了可是我要找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应该是对我母亲很重要。他叫“李志达”。您听说过吗?”易风母亲一口气说了一大段。显然之前的寻找以使她的焦急油然而生。

  老人打量着门外的女人,当她说完这番话后,老人的脸上有一丝抽搐:“你进来吧。”老人站在一边然她进来。

  “外面是谁啊?”里面响起了另一个慈祥的声音。

  “外面的客人,来找志达的”老人向里回答,又转向易风母亲,“那是我老伴儿。”

  “你们住这儿啊?”

  “没有”老人一边说一遍把她往里引“我儿子是村长,我老俩口在这替他守守。”

  他们来到屋内,这只是很简陋的一间屋子,厨房,卧室都挤在一间。屋内的老女人已经起身(只是简单批了几件衣服),笑着迎着这位来客。

  “真是太不好意思啦”

  “不会,不会”老妇不善言语,只是简单说几句。

  “你们真知道“李志达”这个人吗?”她期待着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可是俩人的眼神给她一种不好的感觉,惆怅,悲落。

  “是我哥,诶,五年前就死了。”老人垂着头说

  “什么?”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

  “你看,”老人能拿出一张纸,“他的坟也签了,这是手续。”

  她接过老人手里的看了看,老人看看坐在她身边的老妇,而老妇也只是低着头,双手插在打退间。易风母亲只是诧异,非常诧异。虽然他对这个“李志达”不熟,但知道自己母亲与他年轻时交情很深……

  次日,易风醒了。外婆看着活生生的人还在,她心中又是喜又是伤,

  电视里却没有太平:

  “下面播报一则新闻,平云县以南三十里处的树林里发现一名男尸,死者仰面躺在地上身上多处被不明伤口,初步调查是因失血过多而死亡,具体原因警方还在调查当中”

  显然刚从怪事中走出的祖孙俩也被这条新闻吓到。“难道?”外婆心中想到。“易风,有些事你必须知道,你现在就在家里等着。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再播报一则新闻,平云县,羽凤山发现一具死尸。死亡原因与上则新闻中事件类似。据证实,该名死者是当地一名吸毒者,可能是夜间上山吸毒被害。”

  “什么一夜之间,两人不知原因死去?”易风心中想到,当然他还不知道昨日发生什么。

  (未完待续)联系方式:QQ1365988864


更多精彩:
代刷网 http://www.zzzz8.cn/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